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个信号

小说:苏肉难寻 作者:苏栩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一个信号 
    张居正谥号“文忠”。文才见人,忠信取于天下,故名文忠。张家大丧,皇上亲自出席并做吊唁,看看在场的官员,无一不显赫,无一不荣耀,内监冯保大人,现在的首辅张四维大人,六部的尚书侍郎,翰林院的学士,张家之荣耀,到了顶点。张府门口,车水马龙,万人空巷,也不为过。
    我在少爷的帮助下终于见到了二位张家少爷,还是预定的时间。一位依然是礼部尚书,一位依然是翰林院的学士候补。张嗣修的眼睛是肿的,张敬修也有点浮肿,好像是累的,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态度了。“张大人,令尊一去,大人可否想过回家守孝?”两位张少爷抬起眼睛看着我,张嗣修冷静的说:“张家能到今天不容易,岂能因为父亲去世而放弃这一切。”张敬修附和了一句:“小苏,你这是想让我们辞官吗?”少爷看了我一眼。
    我恳切的说:“如今张首辅不幸仙逝,二位不如趁着这个时机回家静养几年,到那个时候再出来也不迟。”张嗣修静静的看着我:“小苏我一向信你,只是这次,我绝对不能听你的。”“可是,这个朝廷已经不是张家的了。”“小苏,现在的首辅张四维张大人与我家可是交情甚好,再说六部之中,有哪一家没受过我爹爹的恩惠?我爹爹尸骨未寒,他们能跳出来造反不成?”张敬修说的的确没错,只是,这些人拿的是皇上的俸禄。张敬修大手一挥:“送客!”我再次怔怔的看了一下张嗣修:“希望张大人好好考虑一下。”那一刻,我有一种预感,这是我最后见到他,于是,我仔细而又慎重的把张嗣修好好的打量了一番。
    朝廷洗牌名单出现了。少爷被从吏部贬回了户部,其实不能算贬,不过是从吏部侍郎又变成户部侍郎而已。然而吏部和户部的重要性,尤其在这样一个大洗牌的关键时刻,谁看不出来这是少爷被打击的信号啊。就好比一斤金子和一斤棉花,哪一个重?没错,一样重,可是金子就是比棉花值钱。
    消息发布的那一天,夫人直挺挺的昏了过去。我连忙把张嗣修带回来的干瘪的大人参切了一片让夫人含在嘴里,据说可以提神。夫人醒了之后,两眼发直,泪水流了下来,“飞龙啊,你得罪人了?”我想,这恐怕只是第一步而已。少爷被挪官之后,府里安静了很多,来走访的人也少了,倒是潘季训来过一次。少爷自己倒是很淡然,对大家说:“各位安心做自己的事情,又不是你们当官,瞎忙什么。”少爷的调动还好,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情绪,可是刑部的侍郎赫然出现了一个名字:丘越。丘越是前刑部侍郎,在张居正考察的时候被莫名其妙的贬了官,如今官复原职。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央求少爷把这次调动的名单和上次调整的名单给我看,在昏黄的灯下,我一个一个的人名对应着,终于让我发现了一个心凉的事实:有一部分人,也就是新崛起的那帮人,这次也流星一样的下榜了;而上一次下榜的人,这次也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几个,之前没有动的人,这次也小小的调整了一下。
    拿着名单开始问少爷:“少爷认为张四维是张党吗?”少爷点头,“少爷认为梁梦龙是张党吗?”少爷又点点头,“少爷认为您自己是张党吗?”少爷沉吟了一下,“我像张党吗?”我点点头。少爷无可奈何的说:“那这样岂不是满朝廷都是张党?!”说到这里,我突然替张居正很不值,他一手培养的张党们,将会颠覆他一手打造的权力网。
    马不停蹄的奔到千金楼,千金楼也人心不安,生意冷淡。指使几个身强力壮的把张居正写的匾额拿下来。和孙先生以及小稻秘密的开了一个会议,首先我提议重新进行契约编写,如有些细节需要细化,如分帐是否要写收据等等。孙先生对我说的话也很赞成,于是我手里和孙先生手里的契约毁掉了,孙先生并给张嗣修送了一封信,希望他把契约还回来,理由是重写一份。
    既然以前的契约不算数了,那么重新让小稻整理一下账本。对这个提议,孙先生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不过没有反驳,只是摸着自己的眼皮,“苏管家,我总觉得有事情发生。”我点点头,假装离开,到后院之后把以前的账本一把火烧了。亲眼验证着所有的东西被烧掉,心里舒服了很多。叮嘱小稻把新账本找一个地方藏起来,一定要放在秘密的地方。跟孙先生说,趁着淡季,不妨先整修一下,将不熟识的丫头小厮什么的全部退掉。
    张府来信,张嗣修在信中简单提到,契约没找到。到底他在生我的气还是真的不见了?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这是一个地雷。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中盛水利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